嬷嬷-母亲

感冒了三天 还是不能好


昏昏欲睡的感觉


让我觉得把我的美好青春都睡去了


今天决定狠心一些


逼自己收拾些东西 做做运动 让自己清醒些


 


回乡后


都把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放在书房


在书房以前 是嬷嬷的房间


嬷嬷在几年前去世以后


就把房间改做成了书房与杂货房


嬷嬷以前的遗物亦都收放在她以前用过的旧衣柜与书橱里


 


我的东西还真的特别多


难怪老妈会不停地唠叨个没完没了


家里都没位子来塞我的东西了


 


突然间想起


嬷嬷在生的时候 总爱教我用毛针来编织辫子毛织品


现在突然想把嬷嬷的毛针找回出来


嚷了半天要老妈帮忙把嬷嬷的毛针找回出来


老妈只记得好像把嬷嬷的遗物打包在一起放在旧衣柜或书橱里了


可看见老旧衣柜的橱门外被重重的杂物挡着了


要开那门漆几乎剥落的老旧衣柜门似乎是蛮困难的


 


但我也不知哪来平时在工作时都不会有的坚持


就是要把嬷嬷的毛针给找回出来


结果我与老妈两个就一手一脚地


把衣橱外那一重又一重的杂物给搬开


风尘已久的杂物上铺着蛮多的灰尘


让平时就有着鼻敏感症的我 不停地在打着喷嚏


 


呼!终于腾出了个位子来开衣橱门了


老旧衣橱的钥匙还插在锁匙孔里


把插在锁匙孔里的锁匙扭了一圈


塔卡  橱门开了


开了的门摇摇欲坠


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这个古董衣橱门给弄坏了


 


老妈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


每一包都是嬷嬷生前穿过的旗袍,旧皮包,照片,啊,是公公年轻时候的照片


 


我一出世 公公就去世了


小时候 嬷嬷曾告诉我


公公对儿女们都蛮凶的


后来听爸爸说过


公公其实对嬷嬷也凶


嬷嬷在年轻的时候


是盲婚嫁给大她二十年的公公


以前嬷嬷年代的婚姻 都是父母安排的


 


在衣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大皮包


我认得这个皮包 是嬷嬷生前用来放圣经


然后去教堂做礼拜时用的


果然 打开了包包 里面放了一本厚重的圣经


 


在我们的家族里嬷嬷是唯一的基督教徒


嬷嬷给我看过她信奉基督教时洗礼的照片


原来嬷嬷在养育孩子期间 染上了严重肺痨 怎么医也医不好


后来有教友带嬷嬷去教堂做礼拜


病情有了奇迹般的好转 所以就信奉了基督教


 


小时候 嬷嬷总爱带着我去教堂做礼拜


在教堂里 坐在嬷嬷的身边 跟着教堂里的哥哥姐姐们唱着圣歌


那时候才八岁的我


印象最深刻的是嬷嬷祈祷时的模样


总是那么的认真 却带着些些的伤感 眉头皱皱的


抬头望向钉在十字架上的胡子男人


嬷嬷祈告了些什么?


 


 


啊!终于找到了嬷嬷的毛针!


被放在一堆嬷嬷生前用过的杂货里头


难怪那么难找


拿着嬷嬷的毛针 觉得自己蛮好笑的


干嘛那么费劲的要去找这一支毛针啊


 


坐着休息的当儿  突然注意到嬷嬷生前用过的书柜


咦?里边有两个柜子


这个书柜子就好象我们平时在中药店买药材时


中药医师用来放珍贵药材的老旧柜子一样


 


好奇心重的我


没办法的“手多多”地尝试去打开那个老旧的柜子


 


开了


 


里面有好多的照片


都是爸爸与叔叔伯伯们年轻时候的照片


嬷嬷有一个习惯


就是爱收藏旧东西


用过的东西都不舍得丢


结果东西堆啊堆 整间房间都是嬷嬷的东西


 


还有叔叔的旧护照呢!


爸爸与叔叔们年轻时的照片


让我看了在心里面发出了会心的一笑


 


日记本?


乍看之下 还以为是我小时候写的日记本


翻开了这本老旧的日记本


有名字的 :韦翠玲


不是我的


日记本上标着1977 1979


那个时候 我还没出世呢


 


韦翠玲是谁啊?跟我一样的姓氏


突然间想起 嬷嬷有两个女儿 也就是我有两个姑姑


这一个日记本的主人 应该是属于我那最小的姑姑的


我从未看过小姑 因为嬷嬷告诉过我 小姑在很年轻的时候 就去世了


她去世的时候 还是个中学生


去世的原因 好像是因为生病 被护士打错针而去世的


我从小就对这一位不曾见过的小姑印象深刻


因为嬷嬷常常提起她 亦曾经给我看过她的照片


照片里的小姑有七十年代明星陈宝珠的感觉


真的是好清秀的一个女生


 


翻开日记本的第一页


结果进入眼帘的是几行让我意想不到的大字:


“偷看别人日记 不道德- 是不礼貌的行为”


嗯。。那我该不该看好?


看了的话 觉得自己好没礼貌 毕竟是人家的日记


在我犹豫看或不该看的当儿


老妈走了进来 看着我手上的那一本书


“哦,这是小姑的日记啊。


妳小姑也真是的,想当年生病在医院打针不舒服也没说,结果回到学校又打了学校的预防针,不知是不是药物碰撞产生副作用而去世了”


望着老妈,心想老妈怎么那么没礼貌啊,看人家的日记。


老妈好像看出我在想什么似的


“唉,都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了” 便出去忙她的家务事了。


 


小姑,妳不会怪我看妳的日记吧?


对于妳,是蛮有好奇心的。


因为嬷嬷常常提起妳


妳已经成为我童年小时候  故事中小小的一部分


嬷嬷总爱对我说 妳爱读书


就算生病住院期间 也都爱让哥哥们拿些书籍去医院给妳阅读


 


小姑的日记其实并不是很完整


整本日记零零散散的只记载着几十页的心情故事


看见日记的第一章右上角的年份日期记载着农历的日期


1977年的日记本只有短短的几页


每一页都在倾诉着上了初中生第二年第一班的读书生活


上了第一班怕跟不上上课进度的忧虑


羡慕她哥哥们可以每天去功夫堂上学习打功夫


与同学们去电影院看当时当红的影片- 汪洋中的一条船


还有倾诉着一些对母亲的不谅解


诉说着她的母亲好像就不太了解她的儿女们的思想


 


看到这儿  心里已经在想象着一个刚刚上初中的儿女


对父母的不满 也能够谅解


因为中学时期 就是我最叛逆的时期了


 


阅读到这里 就往书柜里翻了一翻


看见一张有着嬷嬷字迹的纸张


打开来看 却让我红了眼睛


这是一张记载着嬷嬷亲手写上的 一个做母亲的心酸


只有几行不太整齐,有一点错别字的短文


嬷嬷没有读过书 所有对字的认识 都是儿女教她的


或是从儿女的参考书中学回来的


 


“你们做儿女的常说我用钱太多


这些都是我去看医生所用的钱


你们又知道吗?


你们不知道 你们小时候


我为你们忧心成病


做母亲的爱儿女


 


你们有母爱 不知道失去母爱的痛苦


我多希望有母亲的责骂却都不能拥有


你们是多么的幸福


你们说我不疼爱你们


我责骂你们是为了你们好


教好你们是我这个做母亲的责任


我表面看来并没什么


但内心的痛苦 又有谁知道


我受尽多少痛苦 多少眼泪 多少的痛骂


千辛万苦才养大你们兄弟姐妹


让你们接受教育读书


我亦并不奢望你们报答对我的养育之恩”


 


写到这里 就停笔了


读到这里 我的眼泪已湿了眼眶


嬷嬷在什么情况下 而写下这么难过的话语


字行里的每一个字都在诉说着她这个做母亲的辛酸


若爸爸叔叔伯伯们看见这一张纸


会怎么想?


 


由于小时候的我都是与嬷嬷睡一个房间


所以大概知道嬷嬷曾经感染肺疾 医治用了好多钱


以前爸爸,叔叔与伯伯们都是住在一起的


嬷嬷在养育儿女的期间


经营着一件小小的杂货店和帮人家缝纫衣服来维持生计


嬷嬷说过 以前的生活过得很艰辛


要养育八个儿女 真的很不容易


 


 


在同一个时间里  无意间阅读了一个女儿与一个妈妈的心情故事


在那个年代


做一个什么都要会的妈妈 真的很不简单


儿女对妈妈的不谅解 只能够把一切都放在心里


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只希望儿女平平安安地长大


 


嬷嬷 您是最伟大的母亲了


 


我相信爸爸,姑姑,叔叔与伯伯们也都知道


您在他们心目中 其实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天下的母亲 母亲节快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动故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嬷嬷-母亲

  1. avatar ice_tea says:

    我也曾经阅读过大哥和母亲的日记 及阿姨写给母亲的信件 那是很奇妙的感觉

    那个年代 和我们有一个距离 又有一种亲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